2016年歷史學研究生論文聯合研討會

2016年歷史學研究生論文聯合研討會

時  間:2016年7月2日

地  點: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文二十教室、文學院會議室

主辦單位:《史原》編輯委員會、《政大史粹》編輯委員會、《史耘》編輯委員會

協辦單位: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科技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繼續閱讀 2016年歷史學研究生論文聯合研討會

2016歷史學研究生論文聯合研討會徵文啟事

2016歷史學研究生論文聯合研討會徵文啟事

說明

在臺灣,由研究生自組編輯委員會,參與邀稿、收稿、審議到編輯與出版皆獨立運作的學生刊物,在多所大專院校已行之有年。這些刊物創辦迄今,都累積一、二十期以上的出版成果;每一期出版的背後,更是聚集研究生團隊、師長顧問的諸多心血,以及學術行政資源的挹注,而成為許多研究生初露頭角的起點。 繼續閱讀 2016歷史學研究生論文聯合研討會徵文啟事

跨學群討論會:「故事」X《史原》:歷史普及與歷史研究來「抬槓」

「故事」X《史原》:歷史普及與歷史研究來「抬槓」

身為歷史系的研究生,我們曾著迷於漫畫、小說、戲劇、電玩構築的歷史世界,進而踏入學術殿堂,潛心鑽研。如今驀然回首,卻發現自己與一般人早已分處截然二分、難以共鳴的頻道上了。

當歷史題材在各種電視節目、大眾讀物,甚至政治說詞中廣受歡迎時,學術著作卻往往被置於書架一隅,乏人問津。我們無奈於大眾歷史論述的片面、過時與缺乏嚴謹,卻又難與另一端分享我們已知的一切。

歷史研究該是如此孤芳自賞、與一般大眾毫無關係的事業嗎?

歷史研究與「無趣」、「封閉」、「無益現實」之間,是否就是必然的恆等式?

學術歷史的普及如何可能?過程中面臨的種種限制又該如何克服?

本次《史原》跨學群討論會邀請「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創辦人、專欄作者,以及紀錄片劇組研究員,透過分享和對話,探討歷史「普及」與「研究」之間,攜手共創未來的可能性。

請帶著你對上述問題的感觸、疑慮與建議,一起來現場「抬槓」吧!

繼續閱讀 跨學群討論會:「故事」X《史原》:歷史普及與歷史研究來「抬槓」

史原復刊第六期內文下載

出版日期:2015.9

高震寰,〈編者語〉


專題論文

黃庭碩,〈唐代後期東南士人的舉業與仕宦關係初探〉

張哲僥,〈《通典.賓禮》所見的唐代對外意識〉

盧泓文,〈十八世紀的江南治理與總督任用──以尹繼善為中心〉

王淑蕙,〈民初礦業糾紛之探究──以平政院裁決為中心(1914-1928)〉


研究討論.史料譯注

胡川安,〈成都天府廣場2010年出土之〈裴君碑〉譯注〉


書文評介

施淳孝,〈評介蕭阿勤著,《重構台灣:當代民族主義的文化政治》〉

Gregory Bell (鍾瑞歌),〈Book Review: Ann Heylen, Japanese Models, Taiwanese Culture, and the Dilemma of Taiwanese Language Reform


復刊第六期全文下載

第六屆《史原》座談會暨復刊發表會議程

第六屆《史原》座談會暨復刊發表會 議程
主辦:《史原》復刊第六、七期編輯委員會
協辦:臺灣大學歷史學系
2015年6月27日週六  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文二十教室
12:30-13:00 報 到 領取議程資料
13:00-13:20 第一場:編委會
交接
監交人致詞:
卸任主編致詞:復刊第六期(總第二十七期)主編高震寰(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博士生)
新任主編致詞:復刊第七期(總第二十八期)主編許秀孟(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博士生)
13:20-13:30 休息
13:30-15:25 第二場:
中古史
明清史
主持人:高震寰(第六屆主編)
發表人:黃庭碩,〈唐代後期東南士人的舉業與仕宦關係初探〉 討論人:胡雲薇
發表人:張哲僥,〈《通典.賓禮》所見的唐代對外意識〉 討論人:楊曉宜
發表人:盧泓文,〈十八世紀的江南治理與總督任用─—以尹繼善為中心〉 討論人:黃麗君
15:25-15:40 中場休息
15:40-17:00 第三場
近現代史臺灣史
主持人:高震寰(第六屆主編)
發表人:施淳孝,〈評介蕭阿勤著《重構台灣:當代民族主義的文化政治》〉 討論人:顧恒湛
發表人:王淑蕙(由許秀孟代為宣讀),〈民初礦業糾紛之探究──以平政院裁決為中心(1914-1928)〉 討論人:侯嘉星

繼續閱讀 第六屆《史原》座談會暨復刊發表會議程

天可汗體制=盛唐?──「天可汗」研究的討論與省思

張哲僥

2002年台北故宮博物院舉辦了一場以「天可汗的世界」為名的唐代文物展,在該展覽出版的圖冊序文中有如此的話語:

天可汗的世界,現代人的意象是浮現橫跨蔥嶺的亞洲帝國呢?還是包容並蓄的多元民族與多元文化呢?也許兩者兼有之。[1]

同書另一篇序文也提及:

盛唐時代,中國文化正處於高峰時期……中外各民族間的交流,更是相互促進了文化藝術的發展。[2]

繼續閱讀 天可汗體制=盛唐?──「天可汗」研究的討論與省思

西洋史學訊:Lord Dacre, Inaugural Lectures, and the Voyage of History: A British Perspective

Lord Dacre, Inaugural Lectures, and the Voyage of History: A British Perspective

陳禹仲(牛津大學歷史學博士生)

2014年10月24日,牛津大學歷史系舉辦了一場的午間會談,邀請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學教授Anthony Grafton,討論由哈佛大學歷史學教授David Armitage與布朗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Jo Guldi合著的新作The History Manifesto[1]作者主張學府內的歷史學者應該要改變既有的思維,不應再繼續執著於嚴謹細緻卻關懷狹窄的題目,而是要呼應當代讀者對宏觀視野的興趣,如此才能發揮史學的特質,以長時段的觀察與分析為當代社會問題提出有力的反思與有效的解決之道。這不僅是對英美史學界的呼籲,更是美東名校學者對全球歷史學家的吶喊;他們在結尾前試圖喚起史家對另一份文稿的回憶:一百六十餘年前,有另外兩名作者曾在帝國中心,向世界各國的無產階級疾呼。[2] 繼續閱讀 西洋史學訊:Lord Dacre, Inaugural Lectures, and the Voyage of History: A British Perspective